超圣娱乐-财经圈“情感大戏”半年报:婚姻家事案件中 应如何取证维权?

  作者:广东环球经纬律师事务所 陈晖律师 唐子淳(实习)

  近日,普华永道准员工疑似插足他人婚姻事件再一次将财经圈卷入话题中心。今年以来,前有阿里巴巴蒋凡和张大奕之间存在男女关系的传闻、海归人妻出轨绿地集团“高管”,后有当当李国庆夫妇的抢夺公章以及“半袋蘑菇致感情未破裂”事件,财经圈内情感话题持续受到广泛关注。本文将通过回顾财经圈2020年“情感大戏”半年报,从而剖析婚姻家事案件中常见的法律问题,和大家一起认真吃瓜,开心学法。

  一、严防过激,且行且取证

  如前文所述,上周,原配控诉普华永道准员工插足自己婚姻的事件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该普华永道准员工涉嫌“干预”他人婚姻并教唆男方与原配进行离婚析产,原配附上了13页包含前夫与普华永道准员工之间的聊天记录等证据的PDF文件。

  不过,从法律角度来看,原配的这一番控诉虽然可以起到打击报复的目的,但是却很可能因为大量曝光该准员工的隐私,反过来被告侵犯隐私权。在越来越习惯运用网络发声和维权的时代,更加需要注意自己维权手段的合法性,避免因为维权而侵权,得不偿失。

  而早在今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内部也发生了类似事件。天猫、淘宝双料总裁蒋凡的夫人在微博上公开指责粉丝千万的网红张大奕破坏她与蒋凡的婚姻。阿里巴巴集团迅速成立调查组,调查的结果仅提及蒋凡与张大奕之间不存在任何利益输送。但因没有较为严谨的证据爆出,三人之间的情感纠葛我们仍不得而知。

  上述两个事件的共同点在于原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利用自媒体发声,以解心头之恨。若他们所言非虚,在法律上,效果如何?是否能让过错方受到应有的惩罚?

  《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一条规定,无过错方在对方重婚、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和有其他重大过错的情况下有权请求损害赔偿。对比《婚姻法》第四十六条,《民法典》在离婚损害赔偿的情形中加入了“其他重大过错”,降低了“出轨”的门槛。此外,《民法典》在第一千零八十七条中加入了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应当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一方若出轨,少分财产不是梦。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充分举证的基础上。毕竟舆论不能当饭吃,打官司还得靠证据。上述两名原配的做法,虽然出了一口恶气,但法庭裁判不以舆论作为依据。两位原配取证不成还有打草惊蛇之风险,得不偿失。出轨取证“道阻且长,行则将至”,需要足够的耐心。小不忍则乱大谋,切记不可因小失大。一句话总结:严防过激,且行且取证。

  二、离婚损害赔偿500万?很难。

  与前面两个案例相比,海归人妻出轨绿地“高管”事件的取证可谓十分专业。5月11日,史先生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绿地集团高管陈军(后集团声明此陈军并非高管陈军)和自己的妻子张女士之间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不仅破格录用还没有拿到毕业证的张女士,点名让其担任自己的秘书,而且利用职务之便给张女士报销了两个万元名牌包包,并许诺送给张女士三千万。陈军谎称自己完全没有生育能力,却让张女士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在张女士和史先生坦白此事并要求离婚的时候,史先生冷静取证,一边心平气和地与张女士“循循善诱式”聊天,让张女士放松警惕,一边全程录音取证,做好向绿地集团举报的准备。此后,史先生微博公开“揭秘”,同时据张女士透露,史先生还要求其支付五百万元作为她出轨并怀了他人孩子的离婚损害赔偿。

  五百万的离婚损害赔偿,如果起诉至法院,法官会支持吗?

  实际情况是:很难。虽然在《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一条中规定了无过错方在有其他重大过错的情况下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但在实务中,离婚损害赔偿的金额一般会结合当地经济水平和过错方的经济能力进行调整。500万这么大的金额,在女方不同意的情况下,在现实中基本不会得到支持。

  司法实践中也存在类案:厦门的小雅女士就在起诉离婚的过程中因其腹中胎儿不是丈夫的被丈夫索赔损害赔偿20万,最后法官仅判了3万元【案号:(2016)闽0213民初76号】。与此相似,此前在网上热议的亲子鉴定案件的赔偿金额也不高。无锡市的李先生养育两个儿子几年后才发现非自己亲生,虽然法院判决女方返还相关抚育费,但是就损害抚慰一项,仍然仅支持了3万元。

  三、你说感情破裂就感情破裂?

  6月15日,李国庆和俞渝的离婚案件第二次开庭审理,李国庆庭后接受采访直呼“恶心”。原因是俞渝主张感情未破裂,不同意离婚,并提交了“在分居期间一起去旅游”、“送了玫瑰花”、“朋友送的蘑菇也没忘了分俞渝一半”等证据。

  李国庆在采访中称,分居两年零五个月,还得证明夫妻双方感情确已破裂不合常理。对此,我国的《婚姻法》是如何规定?

  首先,李国庆作为原告当然有义务证明夫妻感情破裂,并非分居满两年就可自动离婚。其次,在司法实践中,一般第一次起诉离婚,只要有一方不同意离婚,法院一般都不会做出离婚的判决,除非导致感情破裂的理由是《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九条规定的五种情形,即重婚或与他人同居;家暴或者虐待遗弃家庭成员;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这五种情形有多难证明?从李国庆的发言中就可知一二。

  李国庆需要举证的是双方“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两年”。要是仅因为工作较忙而分居两年,自然是不属于夫妻感情不和分居的法定事由。巧的是,李国庆夫妻二人都属于日常工作繁忙的情形,一旦俞渝拿出分居期间二人正常交流,感情良好的证据,那么分居两年以上的原因究竟是因为工作太忙还是感情不和,也就没那么好判断了,双方离婚不成也在意料之中。

  2020年的上半年,这类“情感大戏”确实为财经圈增“色”不少,博足眼球。频频爆出的与婚姻家事有关的新闻一方面让人们越来越感慨婚姻的不易,在快节奏的大环境下,婚姻反而需要慢节奏地、认真谨慎地经营。一旦不幸“所托非人”,切记“先取证,再动气”,咨询专业人士,拿起法律的武器坚决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对于企业而言,除了关心业绩问题外,也需要进一步注重企业文化的建设和对员工品行的考察,减少因为员工私生活导致企业形象的跌落。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